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军司令-203 的博客

奉献前瞻判断、发表个人观点,不供操作参考!投资理财,赢亏自负,风险自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对~易经//股票/感兴趣的朋友可加我:欢迎光临,请多赐教!http://www.lrx168.com/bbs/?fromuid=8831 红军司令-sli203 ----- 易中阴阳云机谋,卦内乾坤决成败。佛法无边,人间祸福终有数,易道玄妙,世上吉凶自分明。学书习易,师法自然,何患漫漫人生得与失,为人处世,崇尚圣贤,莫计滚滚红尘名和利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金融改革不能再拖zt  

2008-08-18 08:23:34|  分类: zt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金融改革不能再拖中国的金融问题已经成为中国经济问题的焦点。中国的金融问题当然不仅仅是简单的政策性问题。中国金融问题本质上是政府行政管理的问题。中国金融管理逐渐出现失控的状况,中国的金融业务出现持续恶化的状况,已经开始导致政府的管治危机。令人忧虑的是,管理层和一般国民,仍然局限于技术性的细枝末节,对问题的本质和严重性缺乏足够的认识。

    以百亿、千亿甚至万亿规模,不断地对有限的国民财富进行残酷地掠夺;以百亿、千亿、甚至万亿规模,不断地形成国有资产大规模的流失。

    中国的金融业,更像是一个放荡无羁的流氓,更像是一个超级败家子。他们劣迹斑斑,却竟然可以如此的潇洒、冷漠和傲慢。中国的金融业已经快要成魔了。

    要麽我们继续以血肉进行无尽的祭祀;否则我们就需要进行彻底地改革。

    这是铁律:任何个人或机构获得失去约束的权力,必然走向堕落。中国金融业在缺乏道德约束、缺乏行政约束、缺乏制度约束、缺乏有效监督的纵容过程中,长成了一头庞然怪兽。

    中国金融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有三个主要原因:

    第一、不应该赋予金融机构财政职能。

   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,存在资本严重短缺的情况。金融机构担负了太多的财政职能。它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“提款机”。

    金融机构为了实现财政职能,使用了三个不恰当手段:实质负利率(通货膨胀);定向信贷(关系人贷款);非理性融资(资本投机)。

        事实上,金融机构的财政职能制造了中国的通货膨胀,制造了中国经济结构性失衡,也埋下了经济危机的祸根。

    第二、不应该形成金融机构超级垄断。

    金融机构从来就是一头怪兽。如果不能将其置于笼中,至少不能赋予它过度的权力。

    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中,中国给予了金融行业超乎寻常的政治地位。金融机构和金融从业人员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,这在古今中外都是极其罕见的。金融业作为商业机构而拥有政府权力,必然蚕食政府经济管理主权。这已经突破了现代民主政治的底线。这就为金融寡头超级垄断创造了政治条件。这就为金融业恶性发展埋下了祸根。政府和民众可能仍然没有意识到这种状况的的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    第三、不应该放松对金融机构的问责。

    金融问题的本质,是政府变相丧失金融管理权。政府只有惩罚部分贪污的金融官员;政府没有严厉问责失职的金融官员。尤其缺乏对金融制度和金融政策的道德追问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中国在金融业上表达出来的商业伦理,正在颠覆并扭曲中国的政治伦理。中国所有的政治问题均有千丝万缕的金融背景。对此,最高管理层一定要有清醒认识。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,绝对不能允许出现任何形式的金融寡头统治。

    事实上,中国的金融问题,早已超过了问题的本身。中国金融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管理水平问题,逐渐在形成实际的政府管治危机。中国的金融管理是检验中国改革开放成败的试金石。中国金融业已然具备了官僚买办的特征。如果中国的改革不能跨越官僚买办这道门槛,中国的市场化进程将会出现严重异化,中国将很难逾越二流国家的宿命。

    彻底改革中国金融业,要从三个方面入手:

    首先,取消金融业的财政职能。取消财政职能的根本方法,就是将金融业从行政体系剥离出来,使之成为单纯的商业机构,不要担负行政职责,不要成为行政体系干预微观经济的工具。金融业不应享有如此之高的政治地位。要恢复强财政弱金融的局面。人民银行应降级为副部级单位,并接受财政部的政策协调。同时,所有金融机构都应相应降低级别。绝对不能使金融机构和个人成为直接参与政治的强势力量。绝对不能让金融机构和个人主导国家的经济制度和经济政策。强金融弱财政的局面必须马上终结。

    其次,打破金融业的内部人垄断。金融机构作为纯粹的执行机构,应严格限制其参与制定制度和政策的权力,应坚决避免内部人自我监管的状态。金融制度和金融政策的制定权要回归财政部。要首先加强对银监会和证监会的严格监管。要严格约束金融管理的政府机会主义。尽快破除对于民营和外资金融机构的过度限制。应该明确这样的原则:严格管制资本的自由流动;充分保障金融机构的自由竞争;破除行政权力和机构对金融业务的垄断,为国民提供最好的金融服务。中国不允许出现任何形式的金融寡头,以及金融寡头垄断。

    最后,对金融业实施最严厉地问责。中国是时候结束委托人缺位的问题了。早就应该将委托人从国务院转移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了。同时,必须完善相关法制,坚决而有效地保护国民利益。要明确一个基本的认识,国民个人财富的普遍损失,绝非仅仅国民个人财产损失,国民损失就是国家损失,是国民经济管理的失败。至少,政府不能允许,金融机构继续通过行政手段变相进行金融掠夺和金融欺诈。对于任何形式的金融掠夺和金融欺诈行为,都应该严厉禁止,并予以严厉的惩处。这才是经济意义上的以民为本。

    中国的金融信用是国家信用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这已经远远超越了经济范畴,成为现实的政治问题了。严重的政府机会主义倾向,导致了金融管理主权的部分丧失,同时带来宏观经济管理的失序。中国还有多少国家信用可以继续滥用!金融制度和金融政策涉及国家命脉,最高决策层必须亲力亲为,不可以轻率地将金融管理权交给金融机构本身,尤其不能放纵金融领域的政府机会主义。

    笔者必须再一次重申,金融就本质言,是财政的延伸。中国金融问题的本质,仍然是国民财富再分配的问题。笔者惊讶地发现,中国通过金融手段实现的转移支付规模,已经超过了正规的财政转移支付规模。这种非财政转移支付方式,形成了金融关系人不道德和非法的巨额财富积累。中国当前的腐败行为无不与金融业务密切相关。尤为严重的是,通过大规模金融转移支付,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食利者阶层。这不仅仅是中国经济的恶性肿瘤,也必然成为中国政治的恶性肿瘤。

    笔者的结论很简单:中国急切需要将金融管理降级、分权和并强化监管。一句话,中国需要彻底的金融改革。中国金融改革的方向,就是要降低金融体系的政治地位,就是要打破现行金融集权体制,就是要真正落实严厉的监管,就是要彻底破除金融管理的政府机会主义。政府应通过正规财政手段解决分配和再分配问题,绝对不允许金融机构直接参与分配和再分配。政府不能继续通过金融方式解决微观经济问题。再也不能继续在金融领域过度放权,再也不能继续放松监督管理。没有彻底的金融改革,就谈不到真正意义的宏观调控。而且,中国的金融改革,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最后时刻。不要抱持任何侥幸心理,中国如果发生金融危机,毫无疑问是政府管治危机。

    读过《资治通鉴》的人们,应该不会忘记这个词汇:弱干强枝。弱干强枝是治国之大忌。国家经济管理的主干是财政,金融只能是枝叶。当国内金融势力与国际金融势力形成某种联系,形成强大的主导性力量,必将对国家管理主权构成严峻的挑战。一国金融的能力和实力,超越了国家财政的能力和实力,绝非国民之福。

    笔者无意于否定金融行业为改革开放作出的历史性贡献。笔者甚至认为,在特定的历史时期,出现一些不正常的现象,是可以理解和可以原谅的。但是,必须明白,特定的历史阶段结束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5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